banner图

正 策 动 态

业务研究

正策关注|知名外资大行因洗钱涉刑,“最安全银行”成为历史

日期:2022-08-26 作者:董毅智 律师

前言丨Introduction


瑞信将2022年形容为“过渡”(transition)年,企图通过人事重组、缩减投行业务风险敞口以及扩展财富管理业务等方式,以摆脱多起丑闻事件带来的影响,但恐怕瑞信的“过渡年”实则为世界反洗钱领域的“转折年”。

瑞信在2021年踩雷了Greensill Capital项目和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爆仓事件。更为严重的是在2022年6月,瑞信被瑞士联邦刑事法院裁定有罪,因其在一起涉及保加利亚贩毒团伙的历史案件中未能制止客户洗钱。

这导致瑞信的抬头上多了一项——瑞士历史上第一家在刑事案件中被判定有罪的大型银行。

换个说法,或许,瑞信成为银行业因洗钱问题而被走向刑事领域的开头。


瑞信因14年前违反反洗钱而被裁定有罪


当地时间6月27日,瑞士第二大银行瑞士信贷(以下简称“瑞信”)因未能发现涉及贩毒集团的洗钱计划而被判有罪,并被罚款。


报道显示,该银行的一名前雇员在2004年至2008年间从一个保加利亚可卡因走私团伙那里收受了约1.46亿瑞士法郎(合1.5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25亿元)的银行存款,同时隐瞒了这些资金的犯罪来源。


瑞士联邦刑事法院表示,他们发现瑞信在客户与犯罪组织的关系管理以及反洗钱规定执行情况的监控方面存在缺陷。因瑞信未能发现涉案的洗钱计划,也未能执行反洗钱规定,因此根据瑞士法律而被追究犯罪责任。法院认为“缺陷使该犯罪组织的资产得以被收回,这也是该银行前雇员被判洗钱的基础……而如果该公司履行了有关义务,本可以防止侵权行为的发生。”


本案中的“前雇员”是前保加利亚网球明星潘普洛娃·贝戈米(Elena Pampoulova Bergomi),曾在瑞信担任客户关系经理一职,2010年就已经从瑞信离职。


前保加利亚摔跤手伊夫林·巴涅夫(Evelin Banev)是欧洲一个大型可卡因走私团伙的主要人物,而贝戈米通过体育联系,与其建立了非正式的财务关系。贝戈米定期从获得巴涅夫提供的现金袋子,常常价值四五十万瑞士法郎。


2017年,巴涅夫在意大利被判贩毒罪,2018年在保加利亚被判洗钱罪。失踪后,于去年在乌克兰被捕,目前巴涅夫正面临引渡至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进行刑事指控。


法院最终对前雇员贝戈米判决20个月监禁,缓期执行,以洗钱罪罚款,并没收该贩毒集团存放在瑞士信贷账户中的1200万瑞士法郎的资产(约合人民币8400万元)。而瑞信则面临200万瑞士法郎(2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400万元)的罚款,并需要向瑞士政府支付约1900万瑞郎(约合1.3亿元人民币)的赔偿,约等于因瑞信漏洞导致政府无法追回的洗钱金额。


值得注意的是,这件事发生时间已经是近14年前。瑞信也就此提出上诉,认为“法不溯及既往”,“瑞信正在不断测试其反洗钱框架,并根据不断变化的监管标准,逐步加强该框架。”


瑞信的上诉并不会扭转当前“反洗钱”的严格趋势。


今年2月,其还曾被指控帮逾1.8万名罪犯、侵犯人权或者被制裁人士开设账户,涉及金额规模超千亿美元。



调查组织“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告项目(OCCRP)”称,瑞信有逾18000个帐户的持有人为罪犯、侵犯人权者或被制裁人士,这些账户的开设时间从20世纪40年代到2010年代。这些账户总共涉及3万个人和公司实体,因为一些账户由多个客户共同控制。而账户持有人范围极其广泛,包括被指控与严刑逼供有关的也门间谍首领、涉及贪腐丑闻的委内瑞拉官员,菲律宾人口买卖集团、巴尔干贩毒集团头目,以及埃及前独裁者穆巴拉克(HosniMubarak)的儿子。


瑞信表示,提交的问题主要是历史问题,在某些情况下可以追溯到20世纪40年代,对这些问题的描述是基于部分、不准确或选择性的信息,脱离了背景,导致对银行业务行为的有倾向性解读。


但对于市场来说,历史问题并不改变问题存在的事实,以及瑞信银行“帮助洗钱”的本质。


7月27日,瑞信2022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净营收为36.45亿瑞士法郎(约25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9%;归属于普通股股东净亏损为15.93亿瑞士法郎(约110亿元人民币),远超出此前分析师预计的2.06亿瑞士法郎,这是瑞信连续第三个出现亏损的季度。


瑞银也没能逃过“洗钱”指控


另一家瑞士的超级大行——瑞银集团UBS,也没有能逃过“洗钱”指控。


去年年末,瑞银集团逃税案二审结果出炉,法国巴黎上诉法院维持判决,认定瑞银参与逃税、洗钱两项罪名成立,判处罚款18亿欧元,较最初的45亿欧元大幅削减。


18亿欧元共包括法国政府要求的8亿欧元赔偿金、10亿欧元的没收款项,这也是对2019年一审判决的上诉结果。


而真实地对案件进行追溯,原来起源于10年前4名瑞银(法国)前雇员的举报决定。随后在2011年3月,法国当局就开始对部分隶属瑞士总部的雇员在法国的跨境业务招揽行为进行调查,并搜集了大量文件资料和问询了许多瑞银客户、员工及前雇员。


在2018年10月8日,法国巴黎法院就严重的税务欺诈、洗钱和非法招揽客户等罪名对瑞银集团进行调查。法国检方指控,瑞银集团非法招揽法国富裕阶层客户到瑞士开设账户,通过包括离岸公司、信托基金等渠道帮助客户转移资金,还为此设立“阴阳账本”隐瞒客户收入以逃避法国税务部门的检查。


法国检方称,瑞银在支持逃税客户方面是“有系统性”的,通过大高尔夫、参加音乐会等方式结实各界的富商名流。“银行家们”手持着信息“隐晦”的名片,电脑也配有了可快速删除数据的软件,而他们对接的客户也通常以假名出现。


一审判决中,瑞银集团被判罚款37亿欧元,外加8亿欧元的损害赔偿及利息。瑞银强烈反对这一判决,认为该定罪没有任何具体的证据支持,而是基于前雇员毫无根据的指控。瑞银集团也对这一判决提出上诉。


德意志银行被联合搜查


今年5月,德意志银行总部大楼遭到德国警方、检方和金融监管部门联合搜查。德国警方未披露执行行动的原因,尚不清楚是否与欧盟对俄罗斯的金融制裁有关。据当地媒体报道,事件或与该银行涉嫌参与洗钱有关。


德意志银行是德国最大的银行,于1870年成立,总部位于法兰克福,也是世界上最主要的金融机构之一。德意志银行在世界范围内从事商业银行的投资银行业务,对象是个人、公司、政府和公共机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利润取得17%的高增长。


检察官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搜查令由法兰克福地区法院发布,怀疑未具名的德意志银行员工可能违反了反洗钱法,并拒绝对外进一步透露细节。


有外媒表示,德意志银行已经证实了这次“突袭”搜查,并表示与洗钱相关的可疑活动报告有关,并补充此次是充分与当局监管进行配合的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8年,德意志银行就曾因洗钱行为遭美国司法部调查并被处7亿美元罚款。170名警察进行了为期两天的突袭,德意志银行的工作人员被指控帮助富裕的客户逃税,与此次调查似乎有些异曲同工之处。再往前的2017年,其曾因未能发现价值高达10亿美元的欺诈而被罚款6.3 亿美元(5.01亿英镑)。


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还曾敦促德意志银行,尽快实施“进一步适当的内部控制”“保障措施”和“遵守尽职调查”等义务。


参考来源:

【1】为大毒枭洗钱,这家国际大行"栽了"!

【2】帮罪犯开账户?国际大行又爆丑闻!伊万中国基金报

【3】129个亿!又有银行天价罚单,秦薇中国基金报

【4】知名国际大行总部遭警方搜查,啥情况?

【5】李泽东:德意志银行总部遭警方搜查,德媒:或与该银行涉嫌参与洗钱有关


返回列表
搜索